此情难寄

一只小透明~想起啥就写啥~(≧∀≦)♪热衷于给自己加戏!(´∀`)σ

夜深人静,新手司机开个小车车,美滋滋。

Emmmm 不知道为啥文字被屏蔽了,只好搞了个图片。

哭唧唧,码了一天的生贺被屏蔽了……心塞

边听边码小周生贺(≧∀≦)♪

一见钟情

好吧,第一次写明唐,轻拍。梗来源于那只神奇的猫带着迷路的人走出村庄。ε٩( º∀º )۶з喵哥出现比较晚……小学生水平不要期待太多。( ̄□ ̄;)大半夜的也不知道写的啥,将就看吧……(。ì _ í。)人设崩了我知道,只求不要骂我。( ºΔº )〣错别字什么的也请包容。mua! (*╯3╰)





第三次回到相同的地方,唐竹内心是崩溃的,想到未完成的任务,他心灰意冷地在原地搓起了蛋。傻乎乎的小猪围着他转圈,哼唧哼唧得让十几岁的少年心情莫名轻松了些,唐竹决定搓完蛋之后再去找找路,说不定能遇到好心人带他走出这片大漠。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沙漠里,四下里一片寂静,弩箭制造的声音犹为突出。蓦地,一声娇嫩的“喵~”在寂静的夜里回响。唐竹盯着那只突然出现的雪白的波斯猫,毛茸茸的外形让唐竹的心顿时融化了,快步走上前去将小猫咪抱进了怀里。原来还仅剩的那些郁闷也在此时不复存在了,唐竹享受地眯起眼睛享受怀里猫儿的磨蹭。异瞳的猫儿在少年脸颊上磨蹭了几下,后脚一蹬便又回到了沙地上,软软地叫了一声,然后便往前走了。

唐竹有些发蒙,但是看到猫儿边走边回头看他,模模糊糊得有些猜想,于是便也乖乖跟着走了。想着反正自己也找不到路,死马当活马医吧。在他看不见的某处,有人轻轻地笑了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唐竹有些累,但是不远处传来的食物的香气又让他振作了起来。终于看到了篝火,唐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然而一放松他就发现自己被某个不知名的力量拽着往前走,一直撞到某个温热的怀抱里。

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瞬间绷紧,陆怀风瞬间笑了出来,一蓝一金的眼瞳中洋溢着满满的笑意。“不要紧张,我又不是坏人,带你找到村庄的波斯猫是我的宠物。”陆怀风故意使坏,讲话的时候故意贴近唐竹的耳朵,满意地看到小唐门的耳朵瞬间飙红,未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也迅速升温。

唐竹看着围绕明教蹭蹭的波斯猫,瞬间明白了什么。“你该不会一直隐身跟了我一路吧!”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想要从男人怀里挣脱。然而十六岁的少年身形还未完全长开,又如何挣得开已经成年男子的束缚,只不过徒劳而已。一时气愤,唐竹已经伸手摸向了身上的暗器。

“唐家堡的人都是像你这样的吗?一言不合就动手,就这么对待帮助你的人吗?”陆怀风死死压制住怀中抱着的小唐门,一边抱着人往屋子里走去。“小竹子,你忘了我,我好伤心啊!说好长大做我媳妇的呢?啊!小风风好伤心,要小竹子亲亲抱抱才能好!”

听着耳边明教的胡言乱语,唐竹恨不得把头埋在沙地里,然而他被人压制得很完美,一点机会都没有。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很快地又掠过了。“我根本不认识你好吗?我第一次来明教,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啊!”

“小竹子竟然真的把我忘了,不乖,该罚!”陆怀风将人固定在自己的怀中,自己坐在榻上,然后精准地在唐竹的鼻尖上咬了一下。

只一下,唐竹的眼泪瞬间飚了出来,也一瞬间想起了眼前的人。“陆怀风十年不见你咋死性不改,见到人就咬,还是瓜娃子!十年都不知道联系我,你也真是好样的。”

小唐门的脸颊气鼓鼓的,让陆怀风想起了翡翠炸毛时的样子,可爱得不得了。忍不住地在小唐门的脸颊上又咬了一口,然后轻轻柔柔地吻上了肖想已久的双唇。

先是舔舐着怀中人的双唇,然后趁人没缓过劲来,一举入侵口腔。强迫对方的舌头和自己的交缠,对方口腔里的每一寸角落都不放过。陆怀风就像吃着什么好吃的一样,在唐竹的嘴巴里舔舔弄弄,直到察觉对方呼吸有点接不上,才意犹未尽地退了出来。

唐竹觉得现在放颗鸡蛋在自己脑门上都能熟了,但是该问的还是要问。“你亲我干嘛?你小时候长那么好看,我以为你是女孩子才说得要娶你啊!!!但是你是男的啊!!!怎么娶???”

“谁说的是男的就不可以,当然,你不想娶,我娶也是可以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再说了,翡翠今天带你走出了大漠,等于间接救了你,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陆怀风异色的双瞳直勾勾地盯着唐竹看,看的唐竹万分希望用手把自己的脸盖起来,然而双手都被别人压制住,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对方的视线。

“都是儿时的戏语,怎可当真,再说又不是我让你带我出大漠的,你这样携恩求报真的好吗?”

“这肯定好啊!毕竟我可是把你放在心上放了十年啊!”看着怀里羞窘的唐竹,陆怀风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唐竹的情境。六岁的唐竹怀抱着机关小猪,笑眯眯地说“小姐姐,你真好看,我长大可以娶你吗?”问道坡的夜景在小唐竹的身后定格成一副永久的画卷。

“你以后可不要后悔。”唐竹终于可以将双手解放,捂住了通红的脸颊。想到年幼的自己第一次看到睡在花树下的少年,一瞬间就被吸引住,从此再也忘不掉。这次的任务是他自己申请的,连迷路都是设计好的,在翡翠出现的一瞬间,他已经感觉到了陆怀风的存在。然而这一切,陆怀风不需要也不会知道,被手捂住的嘴角无声地勾起一抹笑意。

“那我们明天就成亲吧,小竹子。”陆怀风将小唐门的双手拉下,一个甜甜的吻就这样轻轻落在对方的鼻尖上。

许久之后,轻到不能再轻的一声“好!”在屋里响起。至于那个任务嘛,情人在手,谁还在乎那个啊!!!






这是很早以前写的了,从微博上搬过来的,我的LOFTER太冷清啦~(・᷄ᵌ・᷅)

突然想起另一个(两个?)梗,心里美滋滋,明天写。就当做给小周提前的生贺好了。(≧∀≦)♪

开开心心码字的时候又看到讨厌的人发的消息,真的很讨厌我们班长啊,傻逼。

擦背(END)

最后一发完结,一件事絮絮叨叨几千字也没结束,果然话痨本质啊!(・᷄ᵌ・᷅)




叶修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室内开着空调清凉凉的,只穿了T恤大裤衩的叶修不自觉得抖了下,而后看到安静坐着的周泽楷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周泽楷还穿着今天比赛时的队服,因为刚刚那个拥抱的原因沾了水粘在他的身上,看起来皱巴巴的,同时由于在浴室呆了太久的原因,水汽氤氲到他的头发上,那一撮呆毛嚣张地在空气中飘摇,额发湿漉漉贴在脸上,配着黑漆漆的眸子,看向他时看起来无辜极了。“我说小周啊,等我你也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啊,还这么老实地待在这不动,傻不傻啊!”叶修将头上的毛巾顺手往周泽楷头上招呼过去,浑然不觉自己用过的毛巾已经湿地差不多了。
周泽楷抓住叶修拿着毛巾的手,顺势一搂,“不傻,忘了,高兴。”将叶修拉在怀里,便放开了手改而圈住那人细瘦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肩头开开心心地蹭了起来。
这个姿势让叶修无法反应,但同时觉得埋在自己身上撒娇的后辈很可爱,无法拒绝。“不要仗着年纪比哥小就无时无地地撒娇啊,哥年纪大了,承受不住啊!”叶修用毛巾将周泽楷的头发招呼得一团乱之后就扔开了毛巾,修长的手指抬起后辈的下颌,温柔的亲了上去。
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彼此虽然都是生手,但是依旧热情地完成了这项交换口水的运动,没有输赢。
一吻结束,两个人的气息都有点不稳,抱在一起平复着心跳。“哥可是背弃荣耀女神和你私奔啦,可不要让哥失望啊!”叶修的手指把玩着后辈细软的头发,语带调笑,往日充满嘲讽意味的眸子里此时是满满快溢出来的温柔。
“不会,一直喜欢。”周泽楷这个时候有点不喜欢自己的沉默寡言,他怕表达得不清楚前辈会误会,因为喜欢所以才没有听出对方话语里的满满调戏。
“逗你的,还当真了吗?快去洗漱准备休息吧,今天比赛完也很累了吧,早点休息,明天复盘。”叶修捏了捏周泽楷的脸,之后便推了推他,示意他放开自己去洗漱去。
“一起睡!”周泽楷放开叶修之前又在叶修的唇上轻轻蹭了下,然后红着脸迅速去了浴室。
叶修摸了摸刚刚被蹭的嘴唇,嘴角带着笑,洁白的手指在刚刚被亲吻的红润的唇瓣上摸索,莫名带出一点暧昧的感觉。笑完之后就躺进了自己的床上,等着那个去洗漱的人。
当天晚上叶修和周泽楷是在一张床上睡得,两个人什么都没做,只是抱在一起睡了一个甜蜜的夜晚。
二人自此就算确定了关系,国家队的其他队员就感觉生活在了被强制塞狗粮的水深火热中,叫苦不堪。所幸,只有最后一场比赛,终于拿到世邀赛第一届冠军的叶领队带着自己的小男友周泽楷甜甜蜜蜜地回了国。








这个小梗就写到这里啦,一时冲动写了几千字,全是用爱发电,觉得自己棒棒哒!

碎碎念

写小说就是比写论文快啊,两个小时写了那么几千字,论文绞尽脑汁也写不出来啊!超爽!但是还是暴露我话痨本质,一件事絮絮叨叨写了几千字也没说完。(๑• . •๑)

擦背(二)

还是告白了哈哈哈哈哈哈!擦背的时候告白,只此一家,别无分号!(´∀`)σ






“那好,小周你拿着这块擦澡巾啊!我先出来站着。”叶修还是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妥,在可以好好搓个背的诱惑下,他硬生生忽视掉了在喜欢的人面前裸露身体的害羞。四处观察了下,发现没有地方可以躺着,于是只能将就着站着了。

周泽楷沉默地接过湿漉漉的搓澡巾,看着叶修带着一身水渍依旧背着他趴在浴室的墙壁上。浴室的墙壁也是白的,但是那是和叶修肤色不同的白,叶修很瘦,突出的蝴蝶骨,微微凸起的脊椎,完全没有他的脸看起来的胖。唯一有肉的是屁股,肉嘟嘟地看起来很有质感,再往下看是叶修的腿,笔直修长。浴室里升腾的雾气有些雾蒙蒙的,周泽楷觉得有点热,又有点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受控制,完全是机械般地在叶修背上滑动,小心翼翼地像对待瓷娃娃一样。

“那个小周,可以大力一点的,我不怕疼的。”叶修这个时候察觉出尴尬了,在背上轻轻滑动的两只手,不仅没有缓解痒,而且他的心里也痒痒的。因为擦背的原因,背后那个人靠得很近,温热的呼吸声在耳后盘旋,叶修的耳朵慢慢地红了起来。

听到叶修的话,周泽楷才慢慢找回自己的精神,稍稍用了点力气在那白皙的脊背上搓动。并没有搓下来什么其他的东西,但是那苍白的皮肤却因为暴力的对哒有些泛红。搓澡只用了一只手,另一只手他只敢轻轻搭在那人的背上。叶修的背上都是骨头,周泽楷摸着有点心疼,这个人把所有都奉献给了荣耀,全然没有顾及自己。同时内心生起一种想要照顾对方的冲动,从见到前辈的第一眼起,他就有种冲动,想把那个人带回家,藏起来不给别人看。周泽楷虽然腼腆但是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小的时候养过一只小猫,特别喜欢,每天亲自照顾,连父母都无法插手。虽然后来这只猫自己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但是周泽楷再也没有养过另一只猫,他同时也是很固执的人。在他感觉到自己喜欢上眼前的这个人时就再也没有想要放弃。想要独占,想要拥抱的欲望在他的心底呐喊,但是为了不吓到对方,他生生克制了自己,只是规规矩矩地在给眼前的人擦背。

也许是气氛太好,也许是泡太久有点泡糊涂了,叶修突然有种想要表白的冲动。他已经二十多快奔三的人了,再不拼一把也没有豁出去的勇气了。“小周,我接下来讲的事情可能你会不舒服,但是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的。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认真打比赛,不要给国家丢脸啊!”叶修觉得自己的声音干涩得可怕,却还是没有停顿地继续说了下去。“我喜欢你,小周。是对恋人的那种喜欢,不是前辈对后辈的喜欢。也许你会觉得恶心,但是这是我客观想要陈述的事实。你可以不作任何回答,因为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叶修刚说完就觉得背上的动作停止了,他的心底突然凉了下,然后下一把就被人紧紧地抱入了怀里。

“喜欢,叶修。”周泽楷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在听到前辈告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有无数的烟花在炸,心底那只一只捂着眼睛的小企鹅也在欢欣鼓舞。他急切地丢掉了手上碍事的搓澡巾,然后紧紧地抱住叶修,心脏“咚咚”地在超负荷工作。他抱着喜欢的人,想与喜欢的人亲近的欲望不再压抑,毛茸茸的脑袋便埋在那人的肩头亲昵地蹭着。

“所以说小周你是答应了是吗?”叶修被抱的动弹不得,但此时的状况有点尴尬,他刚告完白,被对方接受了。这是该高兴的,然而他现在全身赤裸并且湿淋淋的,被另一个衣冠整齐的人抱在怀里。抱他的那个人还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叶修觉得自己再厚的脸皮此时都有点扛不住。“小周啊,先放开哥,我身上湿淋淋的也不难受吗?我穿个衣服,我们出去再好好谈谈。”叶修动手挣了挣,意料之中的没挣开。

“恋人,亲亲。”周泽楷亲亲叶修的肩,又像孩子似地舔一舔,并且咬了下。他的力道不大,但是还是在叶修肩头留下一块浅浅的牙印,在那白皙的肩头上有些刺目。

“过分了啊,快放开哥,出去再谈。”叶修的脸也和耳朵一样红了,看起来害羞腼腆的后辈一上来就放大招,年纪大的前辈有些承受不住了。他现在只想赶快把衣服穿上,不然真的没法好好谈了。幸好背后的年轻人做完这些动作后乖乖放了手,离开了浴室。他才感觉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整个人飞快地埋进了浴缸里。

“等前辈。”周泽楷放开叶修后乖乖坐到了宿舍的床上,安静等着叶修穿好衣服出来。